当前位置: 首页 >> 阀门类型

成色不足AI盈利难言盛宴好玩的AI换脸也可能威胁国家安全

2021-07-23 来源:辽阳机械信息网

成色不足 AI盈利难言盛宴,好玩的AI换脸,也可能威胁国家安全?

有“科创板AI第一股”之称的虹软科技发布上市后首份半年报;旷视科技递交港交所招股书冲击“AI第一股”的名头;在国内资本市场,成立20年上市11年的科大讯飞也被广泛称为“AI第一股”……第一那么多,AI确实火,在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以及新一批国家AI开放创新平台的东风下,AI财富盛宴如期而至,企业纷纷亮出商业化底牌,只不过盈利的成色尚且谈不上优秀。

业绩揭底

上市后的首份半年报显示,虹软科技营收、净利双双上涨,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76亿元,同比增长38.42%;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574万元,同比增长72.55%。

虹软科技的主营业务是视觉人工智能技术(CV)的研发和应用,为智能手机、智能汽车、物联网(IoT)等智能设备提供解决方案,主要客户包括三星、小米、OPPO、vivo等手机厂商中国机械网okmao.com。

同样主攻视觉人工智能技术的旷视科技,名头比虹软科技更响亮,与商汤、云从、依图合称“CV四小龙”。由于视觉人工智能技术是AI最为重要的赛道之一,覆盖了安防、物联网、智能设备、教育等多数应用场景,CV企业往往拥有较高的市场估值。

以旷视科技为例,市场消息称,其目标估值超过113亿美元(约合800亿元人民币),远高于目前虹软科技250亿元人民币的市值水平。

旷视的业绩则显示,过去三年营收年复合增长率超过385%,2019年上半年营收9.5亿元,这一数字也是3倍于虹软科技。

不过在盈利维度,受困于上市引发的优先股的公允价值变动,2019年上半年旷视科技亏损52亿元。即便扣除非经营因素,旷视科技上半年净利润3270万元,也是大幅少于虹软科技。

业务模式不太相同,专注于语音人工智能的科大讯飞,在资本市场摸爬滚打多年,过去数年从传统语音业务转型到语音AI产业。财报显示,科大讯飞2019年上半年营收42.28亿元,大幅领先于旷视科技和虹软科技。

营收不错,但科大讯飞2019年上半年盈利只有1.89亿元,这其中还包括政府补助1.16亿元。总体看,科大讯飞的盈利能力与其庞大的营收规模并不匹配。

实际上,敢在资本市场舞刀弄枪的虹软科技、旷视科技和科大讯飞,已经业绩不错。根据亿欧报告,2018年,近90%的中国人工智能公司处于亏损状态。

艾媒咨询分析师刘杰豪表示,人工智能在2010年之后爆发性增长,此次增长是由技术驱动而非应用驱动的,因此在商业化方面,多数企业表现不佳。人工智能大规模商业化和盈利还需要一定时间的积累。

普遍偏科

值得注意的是,人工智能的火爆也造成了部分热门领域的赛道拥挤,反映在企业自身,就是业务普遍偏科。

根据招股书,旷视科技分为三个业务板块,分别是个人物联网解决方案、城市物联网解决方案和供应链解决方案。个人物联网解决方案包括计算摄影解决方案、设备解锁解决方案、Face ID等;城市物联网解决方案包括算法、软件及人工智能赋能的传感器,主要有智慧城市(面向政府)和智慧社区管理(面向政府和企业);供应链物联网解决方案包括算法、软件及人工智能赋能的机器人。

在旷视科技中占大头的是城市物联网解决方案。截至2019年上半年,旷视科技城市物联网业务的国内客户有339个,覆盖城市112个。

但优势也是危险。旷视科技城市物联网业务2019年上半年营收6.9亿元,占比总营收的73.2%,供应链物联网解决方案和个人物联网解决方案营收分别是4697万元和1.2亿元,相应营收占比5%和13.1%。

旷视科技缺乏足够的to C业务支撑,过度依赖to B业务,同样受到困扰的还有科大讯飞。过去数年,科大讯飞一直倡导“to C+to B”双轮驱动的战略,向C端发力。

但努力转化为成果,科大讯飞还得努力,目前to B业务营收仍然占据大头。财报显示,2018年,科大讯飞to C业务营收 25.17亿元,在整体营收中占比31.8%;2019年上半年,科大讯飞to C业务营收15.76亿元,在整体营收中占比37.28%。

虹软科技的“偏科”更为夸张,财报显示,虹软科技前五大客户三星、小米、OPPO、华为、富士康(给诺基亚代工)合计占2018年营收的58.64%。而到了2019年上半年,这一比例进一步上升至70.52%。

面对投资者的问询,虹软科技董事长邓晖解释,如果在一两个最大的行业里头有所建树,还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科大讯飞轮值总裁胡郁不回避转型C端面临的挑战,他表示,科大讯飞的优势在于源头核心技术、系统创新,但在商业模式创新上仍面临着挑战。“作为技术创新型的AI公司,科大讯飞要用互联网思维来优化核心技术,来优化产品、迭代产品。”

生存挤压

盈利、大规模盈利,或者多条腿走路,对于上升期和转型期的AI企业又谈何容易。作为人工智能企业,研发投入一直被认为是竞争的核心保障,无论是技术演进还是笼络人才,持续的加大投入是唯一方法。

研发支出占据了旷视科技最大的成本支出,旷视科技招股书显示,2018年全年研发投入6.1亿元,2019年上半年研发投入已经增长到4.7亿元,占营收比重超过49%。

虹软科技2019年上半年研发投入9317万元,占营收比重超过33%;科大讯飞2019年上半年研发投入达12.44亿元,占营收比重超过29%。

截至目前,科大讯飞研发投入已连续六年超过营收的20%。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坦言,未来科大讯飞不会改变战略性扩张的心态,绝不做保守型、短期利润的故事。在核心技术研发上,科大讯飞将继续保持高强度投入。

持续的投入,意味着AI企业节流很难,而在开源层面还得面临严峻的价格战。在招股书中,旷视科技方面将市场竞争、经济整体环境、减低成本能力等列为风险因素。

在竞争层面,旷视科技直接对垒CV其他三小巨头,业务模式极为相近,在商业拓展上针尖对麦芒。

科大讯飞除了要应对搜狗、有道等同样转型的语音AI竞争者,还要直接对抗BAT等巨头。目前来看,语音AI已经是BAT在人工智能维度的最重要赛道之一,并且直接推出强有力的C端消费产品。

截至目前,百度发布了DuerOS开放平台,腾讯推出了智能语音平台腾讯云小微,阿里有自己的AliGenie开放平台。尤其是百度和阿里,近一年在智能音箱领域展开激烈争夺。

市场调研机构Canalys最新报告显示,百度小度音箱在2019年二季度的出货量达到450万台,同比增长3700%,占据了全球市场17.3%的份额,排名全球第二;排名第四是阿里天猫精灵,出货量为410万台,获得15.8%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五的小米小爱音箱出货量280万台,市场份额为10.8%。

而在中国市场,多家分析机构统计显示,百度、阿里、小米三大品牌已经垄断了七成以上智能音箱出货量。

在比达咨询分析师李锦清看来,人工智能的切入角度是多方面的,巨头喜欢双管齐下,创业公司擅长垂直赛道突围,但最终会在多个领域迎来遭遇战。巨头不可能通吃市场,但中小AI公司最终可能还要依附在巨头某种生态之上。

ZAO可能产生的潜在危险和不安全性,也是人工智能为社会提供产品的同时人们必然面临的挑战。

名为ZAO的AI换脸软件红遍网络,然而好景不长,一夜爆红“ZAO”的微信分享链接目前已经被停止访问了。关于“ZAO”刷屏后所带来的隐私焦虑与风险担忧,仍在蔓延。

实际上,ZAO软件就是一款经改造的换脸APP,2017年发源于美国,称Deepfakes,是深度机器学习(deep machine learning)和假照片(fake photo)的简称(合称),最生动的称呼是深度(照片)造假。

既然是造假,当然要禁止。它不仅可能产生因个人信息泄露带来的种种不安全,如果涉及犯罪,轻而易举的换脸操作也会让真假罪犯难辨,同时加大司法成本。当然,在一些国家,如美国,换脸还可能成为反恐的梦魇,既可以让恐怖分子很容易通过换脸作案和逃脱,也加大了安全部门反恐的难度。

所有这些问题都是ZAO和相似软件可能产生的潜在危险和不安全性,这也是人工智能为社会提供产品的同时人们必然面临的挑战。因此,如何监管才是最现实和最严峻的问题。

现在ZAO软件就面临着管理者禁与放的困难抉择。而对于换脸,美国欧盟等认为,即便是潜在的威胁,也极其严重,必须先出手防范。

今年1月28日,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专门发表文章《国家如何应对Deepfakes?》,指出,以Deepfakes为代表的换脸技术具有一系列潜在的危害,包括煽动政治暴力、破坏选举、扰乱外交关系、提供虚假证据并干扰司法、实施敲诈等,希望各国明确定义Deepfakes的不正当使用,亟须社会定义什么可以接受,什么不可以接受,这既有利于社会和法律的管理,也有利于社交媒体规范其平台,管理网上内容。

今年6月13日,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对Deepfakes举行了听证会,会上该委员会主席、众议员亚当·希夫称,篡改视频的传播为2020年总统大选带来了一种“噩梦般的”场景,让议员、新闻媒体和公众“难以分辨什么是真实的,什么是虚假的”。因此,他和美国马里兰法学院教授达尼埃尔·西特龙建议国会考虑对《通信规范法》第230条(互联网服务不必为其用户的行为负责)进行修改,以打击Deepfakes,保护用户免受假新闻的误导。

针对Deepfakes换脸技术产生的具有破坏性的危险性内容,欧盟也在2019年初出台了应对指南,以帮助公众分辨某条信息的来源,信息是如何产生的以及信息是否值得信赖。

可以看到,对换脸技术的潜在危险极为重视的美国和欧盟现在还没有出台法律予以禁止,只是在进行论证。但迫于压力,美国的Reddit上关于换脸技术的讨论版被删除,换脸技术也在美国被全网封禁,其GitHub开源代码也被清除。

尽管目前看来,ZAO软件还没有造成实际上的危害,但是,正如网友所指出,一个潜在危害非常实在:“有手机号,有面部图像,通过技术合成,犯罪分子可以替你和你家人通话了。”因此,公众的担心并非杞人忧天,有必要及早以明确的法律条款予以规范。

2016首席信息官峰会北京站

第四届中国资产证券化创新峰会

2019年第三届中国健康保险业创新国际峰会

友情链接